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元曲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任正非:“还过个屁年!”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5-22  

  最近华为很热,我们都知道,华为很牛逼,华为非常牛逼。但是,华为为什么这么牛,以至于让这么多人如此害怕?

  《亮剑》里有一段话,一个团队,这个团队的创始人是什么样子,他的灵魂会深深地刻进这个团队,这个团队就会是什么样子。

  华为凭什么?就凭任正非;任正非又凭什么?就凭改革开放40年,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世界还是那个霸道、不讲规则的世界,但中国,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中国了。

  有个段子说,有人做过一个统计,用苹果手机的,都是月薪3千到1万的,而用华为手机的,都是月薪超过1万的。

  就在今年10月,就在北京三里屯,苹果手机XR上市,门可罗雀;同一天,华为Mate 20出售,门店爆满。

  当我们对华为的印象还停留在手机上时,华为其实早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电信设备商,服务着170个国家、世界1/3的人口,拿着70%的海外收入给中国纳税。

  人怕出名,一出名就会被放大为成功传奇。尤其是像任正非这样,44岁才半路出家创业的人,经常有媒体把他夸大成传奇。

  原本当兵的任正非,当时被辞退,身体查出严重的糖尿病、心脏病,而妻子正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家庭地位悬殊,两人闹着离婚。

  一儿一女、老父老母、弟弟妹妹,家庭的重担全都落在任正非肩上。他去找工作,没人要他。他凑了21000,创办了华为,只想让全家人吃上一口热饭。

  媒体夸任正非:“在母亲肚子里就想称霸世界,小学成绩好,大学有理想,当兵想当将军。一做华为就想做世界第一。”

  任正非很老实地说:“我小时候成绩不好,当兵也不是优秀的兵。从小就想做伟大领袖,一创业就想做世界第一,这不符合实际。人一成功后,容易被媒体包装他的伟大,它没看到我们鼠窜的样子。”

  任正非很老实地说:“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名实不符。我不是为了抬高自己而隐藏起来,而是因害怕而低调的。”

  他从小受穷,成年参军,行事作风极其朴素踏实。做一说一,不喜欢说空话,也不喜欢听吹捧,就喜欢踏踏实实做事情。

  《任正非传》记录着这么一件事儿:一个北大高材生进华为之后,没有任何实操经验,就给任正非写了一封“”。

  对公司的经营模式、管理模式、发展方向发表了一通见解,那个高材生大概以为这样会让任正非对他刮目相看。

  没想到任正非看完后,建议把他送进精神病院。批复如下: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往医院进行治疗,如果没有病那就建议辞退。

  当然,任正非也承认北大高材生肯定是有实力的,但他强烈反对的是,没有调查,就发表宏大见解,一点都不踏实。

  不针对个人,任正非对每个华为人的要求都是踏实肯干。这种精神,在今天,极其稀缺。

  华为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如今已经成为国内销量第一的手机品牌,今年更是超越苹果,越居全球销量第二位。

  但任正非仍然不满于现状,74岁的他每天都在给团队打鸡血,鼓励大家踏实前进,稳住5G市场。

  他甚至还严肃地告诉媒体:“不要再吹嘘华为的成绩了,这很影响华为员工的士气。”

  对内,任正非更是发话:“不许内部员工说华为能够打败谁,在销量上取得了成绩并不代表华为已经成功。”

  这是华为的传统。新年前,老任都会和各个部门坐下来,轻松地聊一下这一年的感悟得失,让主管们聊聊存在的问题和明年的想法。

  第一种,邀功求赏型。花90%的时间来总结业绩,只有10%的内容来谈一个不痛不痒的问题,然后草草结束。

  第二种,指鹿为马型。说存在的问题很严重,客户意见很大,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给客户提供了很多服务,客户自己都没有事干了,所以意见很大。

  第三种,避实务虚型。“人工智能”讲了好几遍,“云”讲了好几层,貌似已经探索到最尖端的前沿科技,但就是不讲实实在在的工作做的咋样。

  之前讲过,他40多岁办华为时,已经全身满是重病。换成别人,家里有人要养活,找份工作呗。一时找不到,多找找总是有的。实在找不到,有什么办法?我也是个病人啊。

  他不是,他办企业,给自己找个未了的心愿做着,逼着自己要挑起重担来。“生命有所负重,更能前行。”这样逼着自己,不得不好好活着。

  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就像他自己说的:“华为20年的炼狱,只有我们自己和家人才能体会。不然怎么可能在很短时间,完成产业转换和产业升级呢?”

  华为不留懈怠的员工,任正非经常告诫员工:“30多岁就想躺床上休息,我都不敢想。”

  一方面,跟思科打着知识产权的官司,另一方面,内部股权矛盾激化,内忧外患一堆事儿。

  任正非没有时间焦虑,他得赶紧行动起来,让华为占住市场份额,只有硬场面撑起来了,企业做强做大了,内忧外患才能一步步解决。厂子没了,还解决个屁矛盾。

  说干就干,就是2003年,华为手机业务部正式成立。原来重心在通讯上的华为,也开始关注手机领域。

  任正非是一个非常实在又焦虑的人,在他看来,只有硬实力才是支撑一个企业走远的核心竞争力。而技术,就是硬实力的核心。

  有数据统计,国内企业科研经费投入的平均水平在1%以下,华为是其10倍以上。

  怕死的任正非,付出比别人狠,而回报他的则是华为以每天10个的速度出产专利。

  任正非大学毕业就当兵,一当就当二十年。军事化的简单生活,塑造了任正非一根筋的行事作风。

  创业时,选通讯行业纯属偶然,但选了就一条路走到黑。就像军队里,接到命令之后,只管执行到位,决不回头。

  刚决定做通讯时,任正非其实一点也不懂。但他不怕,只管学,他相信行动的力量,相信只做一件事肯定能做好这个朴素的道理。

  到2000年,华为已经做成一定规模了。当时最能捞钱的行业,不是通讯,是房地产。

  任正非表面不说什么,但华为至今从来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念头。他心里有谱,一个企业只把一件事做成已经不容易了。

  早几年,华为已经名气挺大了,去深圳视察,对任正非说:“你要什么条件我支持你,你资金紧张,给你解决3亿人民币好不好?”(人民网记载)

  所以,今天我们想起华为,首先想到手机,其次想到通讯,而不是一个面目模糊、什么都做的大公司。

  任正非出身穷苦人家,家里有9个兄弟姐妹,父母没有把谁送人,再穷一家人也要在一起。

  穷到这个地步,实在难以想象。但这种童年却给任正非上了一层底色——不能自私。或者说,任正非从小起,就懂得做人必须利他。

  印象中,任正非是一个几乎从不公开谈成功的企业家,以他的实干精神,他不认为目前华为已经算成功,还是继续攀登。

  唯有一次,他松口说:“华为有今天的成功,与我不自私有一点关系,这是从父母身上学的。”

  可实际上,狼性背后,任正非洞察员工真正的需求。华为讲情怀,讲实干,但讲这些之前,先谈钱。任正非的名言就是:“钱给多了,不是人才的人也变成人才。”

  任正非一手创建了华为却只占1.01%股份,把剩下98.6%全部分配给华为的员工。

  他还是不愿意,任正非死心了。但任正非告诉李玉琢的上司,等到12月31日再同意他的离职申请。

  那骨干拿到年终奖时,非常意外。整整200万,是他在华为拿过的最高的一次奖金,万万没想到离职之后还有惊喜。

  2017年春节,73岁的任正非不在家享受天伦之乐,明明一身慢性病还飞到玻利维亚过年。玻利维亚天气可比西藏还要恶劣,但他只说想去陪陪华为派驻当地没法回家的员工过年。

  这样的事情常有。利比亚开战、阿富汗战乱……只要华为所在的地方有危险,任正非就是第一个赶赴现场的人。

  任正非经常这么鼓励员工:“我们每打赢一仗,就会让我们的父老乡亲多一碗饭,多捐一点钱给希望工程,让更多的孩子们读书。”

  刚刚创华为时,任正非的健康状况就非常堪忧。创立华为初期,任正非是典型的没钱、没文化、没技术,只有勤劳肯干、真诚感人。

  2000年前,任正非被确诊为忧郁症,多次想自杀。他太焦虑了,太担心华为会活不下去。

  就在2000年,任正非面对了大背叛。“心腹”李一男离开华为创立港湾科技,还从华为挖核心人员,一度发展到和华为抢生意。彼时,华为内外交困,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甚至公司很多人效仿港湾,运用华为的技术,模拟华为的运作,蚕食华为的市场。

  2001年1月8日,任正非母亲在昆明买菜时遭遇车祸,当时任正非正跟随国家领导人在伊朗访问。等任正非赶回昆明时,母亲已撒手尘寰。

  2003年1月24日,通讯巨头思科在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对华为提起专利诉讼,欧美市场很多客户都暂停了与华为的合作。

  好几次,任正非在华为瓶颈期时带着团队探索,探索到绝望时,他飙过狠话:“做不成,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那段时间,他每天工作16个钟,还是没法阻止华为滑向崩溃的边缘。面对一手打造的华为,任正非是满满的无力感。

  他很快带着华为重组骨干团队,赴美打官司,终于技术战胜抄袭,正义打败邪恶。

  2006年,曾经挖华为墙角、抄袭华为的港湾,被华为收购。而华为的叛徒李一男成为阶下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是任正非,带着华为搞定欧洲150个国家的通信基站,让他们的地铁通上信号。

  我们总以为外国人高大上,在地铁里都读书,而他们要感谢华为让他们在地铁也能刷手机。

  是任正非,带着华为把运营、企业和手机三大业务做到2个世界第一、1个世界第二。

  是任正非,带着华为做成一个不上市的世界500强奇迹,少有的百分百中国控股的民企。

  美国邀请华为,任正非拒绝:“我们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做中国的民族品牌。”

  这气势,跟他当年对记者说:“华为不需要吹捧,我不想华为的员工因此浮躁。”一样酷。

  我告诉你,凭任正非;凭任正非身上那股子劲儿,精气神儿,那是中华民族这个群体最具有代表性,最硬核的精气神儿;凭中国人用40年时间,让中国经济跃居世界第二。

  作家冯唐说:“为什么中国最有潜力,靠的就是中国13亿朴素的、低调的、勤劳勇敢、有忧患意识、以奋斗为本的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