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子部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美国堕胎权裁定被推翻 是罗伊“倒”跑还是美国倒退?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8-02  

  本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关于堕胎权的裁决结果持续发酵。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结果。《卫报》称,一纸判决使得美国女性享有了近50年的堕胎权在一夜间不复存在。就连美国总统拜登都承认,“这是美国的悲剧,是联邦最高法院犯下的错误,它让美国倒退了150年。”在英国广播公司看来,此次的裁决如同一场大地震,它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记者:“美国回来了”是您去年第一次北约峰会的座右铭。现在七国集团峰会在德国召开,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宪法对堕胎的保护后,在布法罗和得克萨斯州枪击事件发生后,通货膨胀又创下新纪录。本周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有85%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正在向错误的方向行进,您准备如何向人们解释这一点,包括您本周会见的一些领导人,他们认为美国眼前发生的一切(表明)美国正在倒退。

  美国总统 拜登:长期破坏稳定的一件事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令人愤怒的判决,判决不仅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还从根本上对隐私权发起了挑战。美国在人权和隐私权方面扮演了“领先”世界的角色,这(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是一个错误。

  彭博社指出,美国的这场堕胎权闹剧让拜登的G7之行蒙上阴影。在与拜登会面前,西方“盟友们”便纷纷在该问题上与美国划清界限。

  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堕胎是所有妇女的一项基本权利。它必须受到保护。我想对那些自由受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破坏的女性们表示声援。”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从美国传来的消息令人震惊。我向数百万现在将失去堕胎合法权利的美国妇女表示同情。我无法想象你现在感受到的恐惧和愤怒。”

  2022年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票数比例,推翻了1973年联邦最高法院对“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结果。

  由保守派官组成的多数派认为,堕胎权并非宪法赋予的权利,这意味着,美国各州在规范堕胎方面获得自由裁量权。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随着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一锤定音,全美50个州中有26个州将进一步禁止或限制堕胎,这将波及大约3600万育龄女性。其中13个州在24日当天便启动了“触发法规”(trigger laws),即在联邦最高法院裁决宣布的一刻起便开始执行堕胎禁令。

  在50年前“罗伊诉韦德案”的发生地、保守派的大本营得克萨斯州,共和党籍总检察长帕克斯顿立即宣布堕胎非法。消息传来,正在得州计生中心等待接受堕胎手术的女性们悲痛欲绝。

  得州民众:我感到我的国家不关心我,我觉得他们希望我死去,也不让我自己做出决定。

  而与保守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加州、纽约州等传统州纷纷表示,将张开双臂,欢迎外州的女性到本州寻求“堕胎庇护”。

  加州总检察长 邦塔:在加利福尼亚州,堕胎和生殖保健是完全合法的,您将在加州得到充分的保护。

  谷歌、微软、奈飞等位于美国西部的科技公司甚至表示,如果外州的公司员工及家属的堕胎权受到当地法律限制,公司将负担其往返加州的堕胎路费并支付其他补贴。

  美国调研机构美国古马赫(Guttmacher Institute)表示,预计在今年前往加州的女性人数将激增30倍。

  这不由让人想起1973年前的美国,在得州的达拉斯机场,在每周一班的前往加州的飞机上,通常都会有几十名准备去堕胎的女乘客。

  英国广播公司不禁发出感叹:一夜间美国仿佛倒退回了50年前。如今的美国好像一分为二,由两个非常独立的国家组成。两个“部落”的民众有着完全不同的价值观、信仰和目标。而它们彼此间的距离正变得越来越遥远。

  支持堕胎权的民众:从我出生开始,学校教育我说,我们生长在自由的土地上,这种自由与生俱来。如今我感到愤怒与困惑,为什么我自己的身体丧失了这一自由。

  支持堕胎权的民众:你不认同堕胎没有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剥夺别人的权利,就这么简单。

  支持生命权的民众:我们此刻正在“罗伊诉韦德案”的坟墓上跳舞,它的意义好比诺曼底登陆,我们将会抵达柏林。我们将让所有50个州,将杀害婴儿定为犯罪。

  在纽约市,数万名示威者使得城市交通陷入数小时的瘫痪;在洛杉矶市,高速公路由于示威游行一度被关闭。在亚利桑那州首府凤凰城,上万名民众试图冲击州议会大楼,特警部队使用催泪瓦斯才将示威者驱散。

  据美国公共电视网今年5月的全国民调显示,约64%的美国民众并不希望“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结果被推翻。但在联邦最高法院9名官中,由共和党总统提名的保守派官占多数,这一结果早在外界的预料之中。

  《卫报》认为,“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意味着美国的政治权力已经超越了民众的宪法权利本身。

  美国媒体《雅各宾》则进一步指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正在经历信任危机。作为“民主灯塔”,仅仅因为联邦最高法院中保守派法官占据数量上的绝对优势,罗伊案判例就在短期内被推翻,很难不令美国民众质疑美国的司法系统是否依旧独立于政府和立法系统之外,还是已经沦为深度参与意识形态之争的政治机构。

  20世纪70年代前,美国近80%的白人信奉基督教,主要受宗教因素的影响,在美国50个州中有46个禁止堕胎,其中30个州不允许任何例外情况。这意味着,即便在强奸或等情况下怀孕,也不允许堕胎。

  在《女性主义有什么用》一书中,英国作家塔比·杰克逊·吉写道: “20世纪60年代,仅在美国每年就有100万女性进行非法堕胎,实施者是技术拙劣的后街堕胎技师或孕妇本人。”

  1969年,得克萨斯州21岁的女服务员诺玛·麦考沃伊(Norma McCorvey)意外怀孕,她薪水微薄且居无定所,根本不具备抚养孩子的能力,不得已只能选择堕胎。

  她先是去了达拉斯市的一个地下堕胎诊所,看到那里灯光昏暗,地上爬满了蟑螂时,诺玛吓得落荒而逃。

  1970年3月,在刚毕业的女律师莎拉·韦丁顿(Sarah Weddington)的帮助下,诺玛使用化名简·罗伊(Jane Roe),对得州达拉斯县负责执行堕胎法的地方检察官亨利·韦德提起诉讼,诉讼名为“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

  罗伊的律师 莎拉·韦丁顿:当时有一名官问我,你认为人的生命是何时开始的?我回答道 “尊敬的法官,我们没有必要讨论这个精确的时刻,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不同的宗教对这个问题回答不一,但没有法律规定从哪一刻起胎儿变成了人。所以问题是,谁能够做这个决定,是妇女还是政府?”我认为,这绝不是政府可以做的决定。

  美国公共电视网认为,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美国的党争尚不明显,即便在当时保守派官人数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联邦最高法院仍然对案件从社会和医学的角度进行了审视并做出裁决。

  美国新闻:晚上好,今天联邦最高法院在一项里程碑式的判决中,裁定堕胎权符合宪法。法庭的票数是7对2,怀特官和兰克斯特官对这一裁决持有异议。这项决定让堕胎成为私人问题,规定各州不得立法禁止堕胎,除非是在妊娠的最后几个月(孕晚期)。

  在判决书中明确指出:堕胎权是一项基本权利(fundamental right),同隐私权一样,受到宪法的保护。

  回到50年后,在《华尔街日报》看来,美国作为一个判例法系国家,联邦最高法院如今推翻50年前的判决,这一举动实属罕见。

  《华尔街日报》法律评论员 布莱文:怎么夸大审判的重要性都不为过,法院180度大转弯,彻底推翻了早前的判决。50年前,(最高法)承认(堕胎属于)宪法权与隐私权,而50年后却说 “我们之前错了”。

  英国广播公司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宪法没有一字一句地改变,造成罗伊“倒”跑的是近几十年来美国愈发极化的政治环境。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从1992至2010年间,美国各州出台了700多条限制堕胎的地方法规,直接导致全美数百家计生诊所的关闭。

  在法律人士看来,如果具备一定经济条件的保守州女性尚可到异地接受堕胎手术,“罗伊案”被推翻,受影响最深的无疑是那些贫穷的底层女性,尤其是少数族裔女性。

  坐落在密西西比州南部的克拉克斯代尔市(Clarksdale),是密西西比州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这里超过80%的人口是非洲裔。

  据美国公共电视网报道,这里超过三分之一的城市人口生活在美国贫困线以下。这里的婴儿死亡率是全美平均水平的两倍,这里出生的婴儿75%是单亲妈妈所生,其中许多是青少年。

  作为在堕胎问题上最为保守的州之一,直到今年,整个密西西比州只有一家计生中心。

  而克拉克斯代尔市距离这唯一的计生中心需要约三小时的车程,很多黑人女性根本没有条件前往。

  克拉克斯代尔市居民 特纳:在密西西比三角洲地区,(堕胎)是不现实的,这里不可能会有这类的事情,我们这里也没有这样的诊所。我认识生了三四个孩子的年轻女孩,因为她们负不起堕胎的费用,如果你没有钱,如果你靠救助或医保生活,你只能忍受这样的生活,你必须要面对这个孩子。

  密西西比州前副州长 塔克:一分保守州的钱(都不能花在堕胎上),纳税人的钱不能用于资助堕胎,一分都不能用于资助堕胎。这是在对整个州和全国发出的一条强烈信息,让其他州当做参考,都来通过类似的立法(限制堕胎)。

  克拉克斯代尔市公共卫生站负责人 怀特:这些女人真的毫无选择,我们(州政府)为她们做了决定,这和“罗伊诉韦德案”之前没什么两样,对她们来说什么都没有改变。

  在口罩、接种疫苗等防疫问题上高调宣扬所谓“个人自由选择权”的美国,在国际公认的一些基本人权方面却出现了严重倒退。

  美国公共电视网指出,其实堕胎权和问题、种族问题、移民问题等诸多美国社会的顽疾一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美国政治极化的大背景下,各种从来都没有愈合的“旧伤疤”再度溃烂。

  当地时间6月25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现身共和党人中期选举的竞选集会,为早前一天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庆祝胜利。

  英国广播公司认为,正是特朗普主政期间提名的三名保守派官(戈萨奇、卡瓦诺、巴雷特),让“罗伊诉韦德案”得以被推翻。这也被视为特朗普任期最大的政治遗产之一。

  美国前总统 特朗普:我之前承诺要提名那些敢于维护宪法原意的官,他们诚实地、忠诚地解读了法律被撰写时的原意。

  在台下的民众对特朗普大呼感谢后,竞选集会的“主角”——寻求连任的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米勒语出惊人。

  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 米勒:特朗普总统,我代表所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爱国者们向你表示感谢,感谢你为白人的生命带来这场历史性的胜利。

  而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米勒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发表种族主义言论。就在2021年1月6日国会山骚乱发生当天,米勒在华盛顿特区一场集会声援特朗普的活动中公开赞扬希特勒的言论。

  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 米勒:希特勒在一件事上是对的,那就是谁拥有年轻人,谁就拥有未来。

  在获特朗普站台四天后,米勒在其所在的伊利诺伊州第15选区轻松胜出。而在佛罗里达州,另一名得到特朗普背书的共和党新人——安娜·卢纳,在本周的初选中已将自己与对手的领先优势扩大至40%。

  佛州第十三选区共和党候选人 卢纳:我们在全国都看到这种情况,当得到特朗普总统的背书后,基本上支持率可以增长30%~40%,因为人们知道,我是特朗普(认可)的候选人,我是“美国优先”的候选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今年中期选举初选大幕拉开后,特朗普已先后背书11名共和党候选人。

  共和党竞选策略顾问 麦克林:现在唐纳德·特朗普的背书,尤其是在共和党的初选中,简直就是黄金般的标准。

  加拿大广播公司认为,这预示着“特朗普主义”所代表的极右翼价值观在美国社会的回归。

  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与哈里斯民调为美国《国会山报》进行的一项新调查显示,截至目前,在2024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的8名潜在人选中,特朗普以57%的支持率稳居第一,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和前副总统彭斯分别以12%和11%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和第三。

  从目前来看,想要赢下今年的中期选举,没有共和党候选人敢公开对特朗普说“不”。

  在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后,已有多名共和党人表示,希望共和党选民团结一致,乘胜追击,帮助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拿下国会两院。

  眼下,共和党人需要在参议院增加1个席位,在众议院增加4个席位,便可实现这一目标。

  早前在今年的5月2日,一份由美国政客新闻网(POLITICO)获得的文件显示,保守派官阿利托起草的多数意见草案将“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巧合的是,就在文件被政客新闻网公开的第二天,5月3日,全美多个州迎来了中期选举的首场初选。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 佩洛西:女性的选择权,生育的自由,就写在11月的选票上

  美国民众:是的,堕胎权(对中期选举)有一些影响,这是我考量候选人的重要标准。我们这辈子就这样了,曾经进步现在又倒退回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我不喜欢这种倒退,我还有孙辈。

  《华尔街日报》认为,相比人依靠女性选民,共和党人则将中期选举的最大宝压在了移民问题上。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6月27日下午5时50分左右,在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南郊的铁轨旁边,一名作业工人听到一辆卡车集装箱的内部传出微弱的呼救声,随后报警。警方赶到现场打开卡车货箱门时,发现“成堆的尸体”。

  最终,53人活活被闷死,5人被遗弃荒野。警方表示,卡车集装箱内都是试图非法进入美国的“偷渡客”,来自墨西哥、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等国家。

  案件发生时,得州正在经历一波热浪,案发地圣安东尼奥地区气温达到了近摄氏40度,并且湿度很大。而调查显示,卡车上既没有任何水源,车内既不通风也没有空调设备。

  此次大规模人口走私致死亡事件发生后,得州州长、共和党人阿博特(Greg Abbott)在第一时间抨击了拜登,将致命事件归咎于拜登政府对边境控制的松懈态度。

  据《今日美国》报道,2020年10月至2021年9月期间,美墨边境拘留非法移民达到170万的峰值,是1960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人数。仅在今年5月,就有24万非法移民被拘留,同比去年增加了约三分之一。

  美联社的分析认为,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期选举的结果,仍然有待观察。相比堕胎权,美国民众最关心的仍然是美国国内创下历史纪录的通货膨胀。

  7月1日,据FiveThirtyEight政治网站公布的民调,拜登的支持率降至历史新低39.2%,已低于其前任特朗普的同时期水平。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同日的民调显示,高达71%的受访者认为拜登不应竞选连任。

  另据美联社-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6月末公布的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高达8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其中79%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经济将变得更加糟糕。

  美联社白宫记者 伯克:这份民调进行的时候,正值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堕胎权失去宪法保护,当国会骚乱听证会时我们进行了同样的民调;还有当油价上涨超过5美元(每加仑);当俄罗斯与乌克兰开战;当党争加剧,政治对立时。一次次的分歧都在影响民众对国家未来前景的看法。

  6月24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Stphane Dujarric)称,联合国反复重申生殖权利是妇女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际协议维护的人权的一项基本原则,这一点已反映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法律当中。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和部分地方政府对女性堕胎权的限制极大地损害了美国女性的隐私权和人身安全权等基本人权。不仅如此,美国还是迄今尚未批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少数国家之一,是对国民基本人权的践踏。

  此外,据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美国的孕产妇死亡率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最高的,限制堕胎法将使那些保守主义州的婴儿和孕产妇死亡率更高。尤其是对于低收入人群,特别是青少年、有色人种、移民和难民等来说,他们受堕胎限制的影响将会更大。

  世卫组织总干事 谭德赛:鉴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决定,我想重申世卫组织的立场,在身体和健康问题上,所有女性都应该有选择的权利,这没什么可商量的。

  《国会山报》注意到,就在联邦最高法院做出堕胎权判决后,拜登誓言将动用一切手段,让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结果在联邦法律层面获得通过。而与此同时,包括美国前副总统彭斯在内的多名共和党人则宣布,如果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拿下国会两院,必将在美国各州推行全面的堕胎禁令。

  英国广播公司指出,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对已经矛盾重重的美国社会如同投下了一枚宪法炸弹,围绕堕胎问题数十年的纷争如今又燃起了新一轮的战火。而两党似乎都在各种对立情绪中看到了中期选举的“预演”。

  《纽约时报》不禁担忧地发问:如今到底是罗伊“倒”跑还是美国倒退,下一次倒退的又将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