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部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PCEApii:我在LCO赛区打进了S11全球总决赛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7-29  

  8月31日,在大洋洲的英雄联盟选拔赛中,PCE战队夺得LCO夏季赛冠军,成功出线全球总决赛。

  值得注意的是,PCE战队是在常规赛排名第五的情况下,季后赛完成一穿四的逆袭,最终成功决赛3-0零封在今年MSI中大放异彩的PGG战队。

  当然,如果这条新闻还不够让你兴奋,那么另一个新闻点相信可以吸引你的目光——PCE战队的上单、替补打野、AD、AD替补全是中国人,再加上队伍的经理、教练和助教全是国人,整队的“含华量”异常之高。

  “我认为他们会在入围赛取得比去年更好的成绩”LPL解说雨童发微博道,PCE战队上单Apii是他直播间的房管,他曾同Apii约在世界赛见面,如今Apii成功实现了进军世界赛的诺言。

  “世界上这些现在目前比较顶级的上单,我是觉得我有实力跟他们碰一碰”Apii对《人民电竞》说道。

  我是广东人,但自小就换了几个地方读书——因为家人做生意的缘故,先是在河南读的初中,高中读了三个月后我就出国了,13岁的时候,我随家人来到了澳洲的悉尼。

  最初接触LOL是初二的时候,当时是和同学一起玩,最开始我是特别菜的,就青铜白银那种,但是我是一个特别爱和朋友吹牛的人,就一定要打的比朋友好才行。尤其是在到了悉尼读书、读大学后,每一年我在段位上都有提升。

  从黄金到白金,再到最后的大师和王者。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之下,我加入了一支澳洲的次级联赛战队,在当时也是边读大学边打,有种“打着玩”的感觉。Apii(左一)曾短暂的在VGA队征战LDL

  18年的时候,在中国有一个WUCG的大学生联赛,我的队伍代表悉尼,回国同国内的大学打。虽然那次比赛的决赛输给了国内大学战队,但是我的表现被很多国内的战队看到了,于是有战队托朋友问我:“要不要尝试去国内的队伍试训一下?”

  在那个时候,我的位置还没固定在上路,玩的英雄也比较花而且都是操作型的——比如妖姬、刀妹。我记得那一次试训的过程,我的安排是先到VG,此后再去RNG和EDG分别试训,但在VG试训完之后,VG当即就把我留下了——教练意思是“这个人有点东西”。于是我就这样来到了VG二队,那一年,是我第一次打LDL,但是成绩并没有非常满意。

  虽然,此后我因为家庭等种种原因还是回到了澳洲,但是这段LDL的经历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也奠定了我打职业的念头。

  体现在哪里?举个例子,在国内俱乐部的各项设施是相对齐全的。比如在我所在的VG俱乐部里,可以买奶茶、有按摩放松的休息室,可以打乒乓球,也有健身的运动器械。但是在澳洲这边,基本上同欧洲、北美战队差不多的感觉——设施比较简单,更像一个大House,大家吃住在一起。

  虽然在那时候我征战的是LDL,但队伍的要求已经是非常严苛了。我记得队伍的要求是我们每天要打17盘排位,我的睡眠时间还不足6-7个小时。与此同时,在二队同样训练的青训生有7-8个那么多,他们练得比你还要刻苦,随时可能替代你的位置。

  我掌握了一定系统训练的方法,与此同时,也开始意识到自己操作的不足,以及团队的重要性。在当时,我认识了现在的队友LeesA——他也是一名在澳洲的高分国人,因为我回国打比赛的经历让他对职业有了一份向往,而我也是需要一名值得信赖的队友,于是我们一起加入了一个澳洲队伍Legacy,后面转战到了Avant Gaming,也就是如今PCE战队的前身。最后我们都打到一队了,也稳定了自己在战队的位置。

  如今我们队伍几乎都是中国人,我们平时交流都是用中文的,吃饭也是全是中餐。战队的老板爱德华有一个“全华班”的梦想,他一直向往着说:“如果有一天我们是全华班阵容能打到世界赛,给国人一种澳洲也有一个中国队的感觉,那多好。”

  在澳洲打职业,比赛的次数不算是很多的。LCO有8支队伍,一周每支队伍有2-3场比赛,循环三次是一个赛季。当我们逐渐在澳洲打出了名次,就将目光投向了MSI甚至是世界赛——哇!谁不想去世界赛呢?

  我想打英雄联盟的玩家,世界赛都是一个肯定要去一次的地方,这里对我们来讲就是梦想。

  这个雨童的房管,打进了世界赛随着我们阵容的逐渐完整,战队的成绩也起来了。

  其实在今年MSI竞争期间我们就是希望最大的那一支,因为在此前对阵PGG的时候都是胜率非常高,决赛之前我甚至连怎么对Xiaohu去介绍自己都想好了。因为我最喜欢的选手就是Xiaohu,在我得知RNG已经出线的时候,我兴奋极了。尤其是我之前玩中单的,后来同样转型了上单——我一直认为我和Xiaohu“挺有缘分的”。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失败,在那之后我卸载掉了所有的社交软件,因为抖音和微博总是会刷到这些消息,我根本不能面对这样的失利。我记得我大概难受了有将近一个月。

  常规赛我们最后的排名第五,差一点就没进季后赛。其实在常规赛首轮,我们的状态还是不错的,但后来队伍突然乱了章法,几次的换人效果也不理想。跌跌撞撞进到了季后赛,情况非常不乐观。

  面对冒泡赛机制,我们要出线的话需要从下打到上,要赢下4个BO5。队伍有些自我怀疑,但是后来我们决定:就固定这套阵容,破釜沉舟。赢下前两个BO5之后,尤其是经过了一次让二追三,队伍的信心起来了。在半决赛、决赛(再打PGG),都是3-0横扫——我们终于来到了世界赛!

  在此前,国内的外卡赛解说雨童在解说外卡比赛的时候说“这个战队的上单好像是个中国人”,而正好我就在那个直播间,我发了个弹幕说“我就是那个上单”。

  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他当即就给了我一个房管还和我约定:“你一定要进世界赛啊,到时候来中国,我请你和你们队伍吃饭。”

  在获胜的一瞬间我就想起来,也算是被他说中了。虽然说世界赛不在中国非常的遗憾,但是我也算是兑现了诺言——我应该是第一个以房管身份打到世界赛的选手吧。

  此前有人问我为什么ID叫“年迈的Apii”,我说这是一句开玩笑话,但也是可能因为在电竞职业里我的年龄已经偏大了,我是98年的,今年已经23岁了。

  其实从小到大,我是属于比较听话的类型,很少去反抗父母。但是对于打职业这件事,却是挺倔的。

  比如说此前一意孤行回国打职业。在我刚刚回国加入VG之后,我爸妈非常担心我,怕我“被骗了”,还特地回国到基地看了我一次。当他们看到那么正规的管理之后,慢慢的肯定了这个行业,也就接受了我的选择。我的父亲是一个忙碌的商人,平时我交流的时候更多的是同妈妈。但是和天下父母都一样,她一直以来都很担心我,她怕我是一时兴起,怕我中途放弃,也担心着我以后的出路。她经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来问我:“做这个行业,将来能有饭吃吗?”

  这种担心随着我拿到一些成绩逐渐变少。我记得决赛那天,妈妈和弟弟一起看了比赛,在我赢了之后我接到了她的电话——她其实看不懂,但还是祝贺了我一下。

  “弟弟说好像你打的很厉害,说你要赢了,然后真的赢了”——她这一次没有担心我未来的事情。

  对我而言,电竞这条道路是我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在同澳洲所有选手乃至于LDL和LPL的选手交手过之后,我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信心,也了解到了我有多大的进步空间后,才做出了这些决定。我这人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改了,我特别讨厌后悔。

  其实网上对我们的争议也是有的。因为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外卡赛区打进了世界赛,好像有点作弊的嫌疑。我也清楚,自己同LPL和世界赛的很选手都有着差距,但我们把握住了在澳洲的这个机会,给这个名额实打实拼出来了。

  到世界赛,我认为我们不会惧怕谁。很可能我们会给其他队伍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我现在已经算是征服了所有澳洲的上单了,世界赛碰到再多的顶级上单,我觉得我都有实力和他们碰一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