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古典书籍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济南一直在治堵 为何越治越堵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8  

  去年第二季度,济南在“全国拥堵城市”排名中首次进入前十;今年第一季度,这一排名陡然飙升至第三。济南一直在治堵,为什么越治越堵?8月2日上午,由济南市委、市政府主办,市纪委承办的“直面问题、践行承诺”电视问政直播第二期如期举行,本期问政的主题,是“问交通——治堵,路在何方?”

  两个小时的直播时间里,围绕“治堵”这一主题,来自济南市规划局、市交警支队、市交通局、市市政公用事业局、市城市管理局等相关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或分管负责人,现场接受了百姓的“考问”。

  “来几次堵几次,半个多小时才能通过这个路口。”有市民拨打12345热线反映,每天上班高峰期,舜耕路沿线车辆经过历阳大街,行驶到阳光舜城前的太和广场,由东向北绕过转盘涌入旅游路;与此同时,阳光舜城小区居民从舜世路出来,经过转盘由南向北进入旅游路;此外,还有居民需要绕过转盘由东向西开往舜耕路。三股不同走向的车流汇集在转盘处,早上7:30到7:50左右,基本处于寸步难行的状态。

  阳光舜城建筑面积5.1万平方米,入住人口数万人,进出口只有舜世路一条。这么大的社区,最初就只规划了一条进出通道吗?

  济南市规划局党委书记、局长贾玉良说,阳光舜城十几年前开始建设,当时规划了很多出口,比如向南可以到二环南路,向西可以通舜耕路和旅游南路;目前小区交通拥堵,一方面是规划或者建设过程中对交通量预计不足,旅游路是按双向四车道设计的,确实存在问题,另一方面是规划的道路没有建成。

  为啥这些道路没建成?济南市市政公用事业局党委书记、局长王继东说,道路建设遇到了拆迁问题。

  王继东说,旅游路西段已经着手建设,但再往西,沿金鸡岭热源厂路段因涉及拆迁很难推进;舜世路去年开工建设,建成之后阳光舜城可以往南和二环南路连起来,下一步将想办法打通舜耕路和周边的道路联系;此外,旅游路东段近期刚刚开通,对旅游路西段,市政局正会同交警、历下区等有关部门全力想办法解决。

  济南市公安局副局长、市交警支队支队长王宗岩表示,为了缓解太和广场大转盘早晚高峰拥堵问题,交警主要从路权分配上要效率,在阳光舜城内部加了三个信号灯,将交通流适当断开,并安装警示牌,提醒大家有序进行,又加装了网状线,同时增加了网状线抓拍。

  点评嘉宾,全国畅通工程专家组副组长、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教授陆化普分析称,从暗访短片中可以看到,大转盘拥堵问题实质上是环岛拥堵问题,环岛的通行能力一般是比较差的,如果合适,应该把环岛改成信号控制的标准交叉口。

  新修的宽阔马路和原有比较窄的马路如何衔接,才更有利于道路畅通?不少市民反映,新旧道路衔接不畅导致了交通拥堵。

  比如,经十路燕山立交西下桥口,来自桥上、桥下以及附近支路的七八道车流,存在“收窄并道”问题。

  “燕山立交以东是八个车道,往西却只有三车道的直行道,另外还得留出公交专用道和右转车道,车辆争抢并道势必造成压车现象。”一位市民通过12345热线说。

  除了燕山立交桥,不少驾驶员还反映,纬六路高架无影山中路下桥口离北园高架上桥口只有二三百米的距离,行驶车辆却需要先下桥过路口再上桥,高峰时段压车现象严重。

  贾玉良说,新旧道路衔接确实是困扰城市交通设计建设的难题。经十路是全国最宽阔的道路,在燕山立交以西是10车道,且路口优化以后可能会达到12车道、14车道,车道数量并不少,现实情况却拥堵严重;作为建设者应当考虑诸如增加几个下口、路网分流等,左转车道尽可能拓宽,将来再继续延伸、分流高架车流。

  贾玉良说,纬六路建设较早,北园高架建设较晚,纬六路是城市主干路,北园高架是城市快速路;按照原则,在快速路和快速路之间要建互通立交,但纬六路是城市主干道,最初建设的主要目的是跨铁路瓶颈,最初规划时没有确定它是一个全互通立交,因为建设一个全互通立交须占地200亩,成本较高,恐怕会造成拥堵。

  点评嘉宾陆化普分析称,纬六路高架和北园高架有没有必要进行连通,建议专项研究分析,慎重考虑,万一搞不好会造成更大规模的拥堵,“如果希望将纬六路高架与北园高架连接起来,必须充分论证连接的必要性、连通的形式,若是真能连接,应建互通式立交。”

  旅游西路全长不到1.5公里,却修了8个月,这么长时间为何还没修完?王继东回应说,旅游西路原来的产权单位是三联公司,经过协调沟通,同意对这条路进行整修;后来济南市成功申报“海绵城市”试点城市,这条路正好在试点之内,又按照要求进一步设计,施工不畅,主要问题还是拆迁。

  针对拆迁,市中区一位副区长现场表示,将安排区拆迁办和有土地权的业户进行沟通,尽快向前推进。

  奥体西路已经有车辆来回跑,北头这道墙为啥不拆了?王继东说,这道墙肯定要拆掉,现在不拆的原因是北段道路还没正式通车。

  王继东表示,道路涉及周边开发单位,关于交接、连接、开通之后的安全问题,将召开专题会研究,尽快把这一段先通开。

  在直播现场,历下区一位副区长也表示,墙存在的原因,一是道路基本功能尚不完全具备,比如说交通设施、标志等,二是墙往北是开发商和相关平台负责,还没有进行移交;这两个问题解决以后,这道墙很快就会拆掉。

  断头路整治计划为何进展缓慢?王继东回应说,严格地说,70多条路不仅有断头路,还有瓶颈路,按计划到明年完成。目前打通断头路最大的“拦路虎”是征收拆迁,这需要全社会努力才能解决。“只要拆迁能拆动,肯定能完成。”王继东说。

  山东省委党校副校长、教授孙黎海现场点评说,几位局长回答问题时,他一直在观察他们的神情。

  “贾局长说话让人感觉很无奈,规划已经做了,但由于种种原因被打乱了。王局长工作也很尽心,但在推动的过程中遇到拆迁,自己又推不动。”孙黎海说。

  孙黎海表示,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断头路问题恐怕不是哪一个部门能解决的。

  “单独依靠某一个部门,把责任压在某一个部门身上,不公平也不利于问题解决。像打攻坚战一样,应建立一个工作机制,一个一个往前推。”他建议市里针对问题成立专门的协调小组,整合各方面力量,这样才能迅速、有力地把问题突破掉。

  陆化普点评时说,缓解交通拥堵,除了提高道路通行能力之外,公众的出行理念也必须更新。

  “现在济南的公交分担率只有18.3%,大家设想一下,如果更多人利用公交,路面交通负荷就会大大减少,拥堵问题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陆化普提醒说。

  陆化普还提到了一个数字,那就是济南“开车族”中,出行距离在4公里以内的占33%,“这就是说,开车出行者当中有1/3的人是不需要开车的,不应该开车的。”

  “通过上面两个数据,我想提醒全体市民共同思考治堵路在何方,那就是从我做起,从改变我们的选择行为和行为模式做起。”陆化普说,济南开车出行人群中的1/3应该减掉,改成走路和骑自行车出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